• 1
媒体动态
前向启创熊志亮:ADAS创业熬过四年,明年就是行业的高速爆发期
2017-8-2
点击数:  265

  • 自从去年初将重心从后装 ADAS 转向前装 ADAS 后,熊志亮比以前更忙了,忙着前视 ADAS 的产品化,忙着在各地配合一级供应商、汽车厂商测试即将装配在量产车上的 ADAS。


    一个利好消息是,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主导的中国新车评价规程(C-NCAP)正在将主动安全放进考评体系,2018 年开始实施。C-NCAP 最新考评体系的出台,一定程度上将刺激国内汽车厂商普及 Level 1 甚至 Level 2 配置的车型。


    现阶段 ADAS 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,如何使更多 Level 0 和 Level 1 功能陆续进入 10 万元售价以及以下级别的自主品牌车型。


    前向启创瞄准的就是从 Level 0 到 Level 3 的功能覆盖。「明年强制标准、C-NCAP 碰撞标准出来,我认为 2018 年、2019 年、2020 年三年会快速增长。」熊志亮的话里透着一股 ADAS 的春天就要来了的味道。



    「你觉得 ADAS 是一门好生意吗?」


    这个问题如果放在四年前,鲜有人问津,熊志亮对此深有体会。2013 年 9 月,他与原英国 CSR 和美国 Zoran 的核心应用工程团队创立前向启创——这是当时国内为数不多研发前视 ADAS 的新创公司。


    在公司成立的前半年,熊志亮融资并不顺利,投资人给出的理由直截了当:没有互联网概念,不投你。


    他印象最深的一次,对方一坐定便问:你今年能做多少销售额?明年呢?可以想象,这是一次尴尬的对话。当时市场上也没有可供参考的成功案例。即便当年的 Mobileye,从 1999 年创始之初到 2014 年上市,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哪有经营效益可言?显然,ADAS 方向的创业在当时并不能帮助熊志亮说服投资人。


    但现在,如果要熊志亮来回答这个问题,他会告诉你,2018 年到 2020 年将是 ADAS 的高速爆发期,国内的汽车厂商们在这几年推出的车型都会搭载 ADAS。Level 1、Level 2 的春天就要来了。


    他还会直截了当指出,ADAS 在短期内并不会有多少业绩,到 2019 年都有可能亏本——这是一个重金投入的产业。Mobileye 亏了十年,现在的从业者可能亏四五年也正常。「我的目标是把产品做出来,能够在市场上立足,得到车厂的认可,并且与产业链紧密绑在一起。」他告诉雷锋网。


    如今,ADAS 行业终于迎来标杆——Mobileye,它在以色列 IT 界的江湖地位,相当于 BAT 在中国的分量。


    2014 年 8 月,Mobileye 在美国纽交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,这家专注研发 ADAS 的公司当年募资 8.9 亿美元,市值超过 80 亿美元,创下历史上以色列公司在美 IPO 最高值纪录。2017 年 3 月,英特尔豪掷 153 亿美元将 Mobileye 纳入麾下,轰动业界。


    就在 Mobileye 上市的 5 个月后,资本市场就像变了天,这股「风」终于吹向了前向启创。这家公司拿到了成立一年来的第一笔融资。2015 年 6 月,它又获得国内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亚太机电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「亚太」)2900 万的投资。


    半年融资两轮,在当时来看,这似乎释放了一个信号:中国的 Mobileye 们是否要迎来爆发期?



    与大部分初创 ADAS 公司一样,熊志亮曾一度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入前装 ADAS 领域。


    这是因为 ADAS 产品进入量产车的周期动辄三五年,对创业公司来说既有风险又有压力——短期内不能带来收益。


    两年前,带有 ADAS 功能的后装行车记录仪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,很容易打动行车记录仪的制造商们,熊志亮在向这些人推方案时非常成功,「刚开始一台机器的毛利能赚 100 多块钱。」


    但这种光景没能维持多久——很快,这一毛利降到只有十几块钱。由于高毛利,大量参差不齐的公司涌入这个行业,「当时这个市场混乱,很差的算法也可以卖,根本就不达标。后来我们就退出了,因为没有办法去打(竞争)。」这是促使他选择转向前装市场的原因之一。


    另一方面,亚太作为一级供应商也一直在强调前装市场。作为持股方,亚太承诺不在短期内给他经营目标的压力。最终,在 2016 年初,前向启创决定放弃后装转向前装。


    *前向启创产品规划图

    今年,他们在各地与合作伙伴们进行测试,在熊志亮看来,产品化的压力非常紧迫。

    「我们 CTO 带着深圳和西安的团队在上海待了两个月,还有两个人在杭州。ADAS 需要大量的路测,这种东西在实验室做不出来的。」在谈到 ADAS 产品化问题时,他告诉雷锋网(公众号:雷锋网)。接着又表示,「现在拼的是把产品做出来。」

    亚太作为汽车领域的一级零部件供应商,同时作为前向启创的投资方,也为后者带来了产业资源。

    前向启创目前四家乘用车伙伴中,有两家来自亚太的客户。更重要的是,在产品车规级和集成能力上,亚太将帮助前向启创的产品加速打入前装领域——这也许是其他 ADAS 新创公司未曾有过的待遇。


    明后两年,前向启创将陆续推出 3 款前装 ADAS 产品(L0 到 L2),并分别搭载在乘用车和商用车上。


    「这个是最快的,年底前肯定会量产,这个会到明年年初,这个会到明年下半年。」在前向启创位于深圳的公司,熊志亮指着桌上三个 ADAS 样品告诉雷锋网,「前装 ADAS 产品的原型去年下半年就出来了,今年我们的工作是产品化,不断测试和修改。」


    为了满足从算法原型、代码实现到芯片上的算法和产品化,去年 11 月,前向启创在西安成立研究院,与西安交通大学进行合作,组成一支 20 人的算法团队。


    眼下,一个让大多数从业者关心的话题是,未来 ADAS 公司如何高效实现自动驾驶的角色转换?即便是 Mobileye——它的优势还属于 ADAS 时代,它能否将这一优势延续到自动驾驶平台依旧存疑。


    「未来两三年,我们会变成亚太或者 Tier1 的一部分,一定是这样。视觉公司都脱离不开这个命运,当巨头都在布局整个产业链的时候,如果你没有进入到这个链条进行深度战略合作,技术再好也只会被抛弃。」在谈到 ADAS 如何转型为自动驾驶公司时,熊志亮这样解释 ADAS 公司的终局。


    「在 Level 0 到 Level 2 我们会起主导作用。」他强调,「举个例子,从 Level 3 开始,你会发现 Mobileye 的控制权会转移到德尔福上,因为纯视觉公司做不了 Level 3。这需要更多的传感器融合,需要决策和控制系统的算法,需要更多的资源才能推动。」


    这也是为什么曾有业内人士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:自动驾驶的世界就是一层层的「积木」(如控制、安全、行为和感知等)堆积起来的,没有人能掌握一切。如果想实现自动驾驶,大家必须结成同盟。



    作为 ADAS 的功能之一,随动转向大灯、远近光灯切换功能是一个新的卖点,这也是熊志亮发现的新方向,「它不像开发 AEB、ACC 要求这么高,而且需求旺盛。」


    熊志亮告诉雷锋网,汽车基本标配的是氙气大灯,氙气大灯最基本的两个功能:随动转向大灯、远近光灯切换,这是在中低配车上可以加装的功能,中高配是 LED 大灯,最高配是激光大灯。这三种灯都需要这两个基本功能。「灯确实是好东西,上周在上海看完了装车效果,确实很好。自主品牌一定会安装,为什么?他没有办法去买海拉和法雷奥,因为整套方案太贵了。」


    事实上,ADAS 的市场渗透率非常低。据公开数据,在去年包括合资品牌以及自主品牌在内的汽车厂商,ADAS 的渗透率不到 5%。这意味着这一市场增长空间潜力巨大,并值得为之投入。


    对自主品牌而言,ADAS 将是新车的卖点,而且本身能带来实际的社会经济效益:降低交通事故。另一方面,随着 C-NCAP 的出台,将刺激国内自主品牌普及 Level 1、 Level 2 的配置。新车必须装有有效的安全防护系统才能够在碰撞安全评级(满分五星)中获得五星。「山雨欲来,大家都感受到了紧迫感。」熊志亮说。


    从无人问津到成为行业风口,从后装、前装,再到一级供应商亚太的助推,前向启创经历了一个过山车般的起伏。今年这家公司的重心是实现前装 ADAS 的产品化。熊志亮认为,ADAS 公司拼的不仅仅是算法能力,现在更是拼产品能力。


    「我今天没有给你秀算法,这个事情我们几年前干过,现在我要秀的是产品,是测试结果。」说完这话时,他眼睛盯着桌上那三个样品,又说了一句,「这就是产品。」




  • 1

   联系方式


中国 上海市闵行区恒西路139号爱登堡大厦1301室

中国 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兴庆南路1号交大出版传媒大厦10层1010室 




中国 江苏省扬州市仪征市天越大道88号4楼


   公司地址

ICPXXXXX    大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